一千零一夜第一夜•聖潔人妻•性戲沈淪 [7/1一介撸夫 李小璐1] – 941novel修正版

633porn.us

「主人,嗯……囌囌……這樣舒不舒服……」

用過晚餐的桌面已經收拾乾淨,美織頭伏在信雄兩腿中間,吸著信雄的肉
棒。

「嗯……上頭有沒有妳姐姐的味道啊?」

「囌……人家不知道,我只知道上頭有主人的味道,主人肉棒好好吃……」

美織吸吮著信雄的肉棒,凹陷的雙頰顯示著高昂的情慾,勾魂媚態的眼神中
透漏著饑渴。

「那織奴能有什麼獎勵……」

「小浪貨,妳立了什麼功勞,要什麼獎勵……」

信雄讓美織站了起來,一隻腳放在椅子上,伸手探到美織的下體,淫笑的摳
了摳。

「嗯……人家讓自己的姐姐主動跑來給主人享用了……」

「今天可是妳姐姐自己來的,可不是妳幫忙的啊……」

儘管知道原因,但信雄就是吊著美織的胃口。

「哪有這樣的……那是人家跑去誘惑姐姐才有今天……主人賴皮……」

「上次有沒有被妳姊夫玩過這地方啊……」

信雄轉移了話題,摳著美織肉穴的手指力道加重,美織扭著腰迎合著,雙手
扶著信雄的肩膀,水軟的乳房垂在信雄面前,隨著身體的扭動搖晃。

「噢……沒有……人家的肉穴只屬於主人一人的……啊……」

「妳上次不是把他帶到賓館嗎?」

「是阿……不過人家讓他舔了腳……噢……」

「真的只有這樣嗎?」

信雄的食指抽了出來,和大拇指掐捏住突起的陰核轉了幾下。

「噢……最多只讓他舔了我的浪穴……才沒插入過呢……啊……他連人家的
嘴都撐不了就洩了……哪像主人……噢……」

美織被信雄的手指摳的說話斷斷續續,肉穴帶給美織的快感,逐漸讓美織喪
失了語言的組織性。

「主人……人家下面好癢,好想要主人的大棒子……」

對情慾的渴求,讓美織向信雄發出哀求。

「那妳詳細的說說那天的情形。」

「那天我照著主人的吩咐,穿的很暴露去找我姊夫,就剛好看到他正在對他
們班上的小女孩亂摸身體,這下子我連當初的挑逗計畫都不需要,就用要跟姐姐
告發的方式威脅,把他帶到旅館。」

「原來妳姐夫炎輝喜歡玩幼女啊……。」

「還不只這樣呢,一進房間就跪在我的前面求我不要告訴我姐,我就裝成女
王,命令他趴在地上舔我的高跟鞋,哪知道他舔一舔之後還上癮了,主動抽出他
的皮帶哀求我打他,越打他還越興奮,我才知道我姊夫還有變態的受虐性向。」

「那妳怎麼讓他舔肉穴的啊。」

「人家被他舔腳舔的有性感了嘛,光是手指又不夠止癢,我就允許他往上舔
啊,然後就舔到人家的小穴。」

聽到別的男人替自己的老婆口交,信雄多少感到不舒服,手上摳的力道加重
了不少。

「噢……主人,你吃醋了……噢噢……人家好高興主人會吃醋……噢……老
公……要洩了……啊啊啊……」

美織在信雄的摳弄下,流出了高潮的淫液,順著信雄的手掌,滴落在地板上

「接下來呢?」

信雄指使著美織張開雙腿,面對著自己跨坐。美織用手引導信雄的肉棒對準
穴口,性感的坐了下去。

「噢……」

丈夫火燙的肉棒深入,美織發出了愉悅的呻吟。

「接下來就讓他舔的高潮後,姐夫就想討獎賞,於是我就只好幫他打手槍,
噢……,老公……姊夫的雞雞好小,沒有勃起就像外面賣的鑫鑫腸,勃起後大概
也才10公分,不像老公雞雞,又粗又長。」

「還有,老公你知道嗎?我在替姊夫口交的時候,姐姐有打電話來查勤喔!
噢噢……老公……啊……噢……」

聽到杏子在炎輝偷情時打電話查勤,讓信雄興奮的挺了幾下腰,劇烈的性感
打斷了美織的敘述,發出淫蕩的喘息聲。

「聽到是姐姐的電話,我故意加快打手槍的速度,結果平常看起來不會說謊
的姊夫,撒起謊來可厲害了。不過沒有我厲害,當我用舌頭舔他的龜頭時,他就
興奮的快洩了,趕緊掛掉電話。」

「後來和姊夫分開後,人家就去找姐姐了……噢……」

「妳做的很好啊,想要什麼獎賞?」

……噢……」

火燙的龜頭帶給美織強烈的性感,發出了情慾的呻吟。

「啊……信雄哥……主人……好厲害……我要主人的精液……射在子宮……

美織主動的扭動著腰臀,雙手扶著椅背,胸口往前挺,好讓信雄能容易的吸
吮到她的乳房。

「啊……噢……信雄主人……噢……痛……啊……好舒服……」

信雄撕咬的吸吮著美織的乳房,帶給了美織淩辱的痛,也帶給美織另一種變
態的快感。

「啊啊……噢噢……還要……再來……噢……再深一點……啊……」

美織讓信雄抱到了餐桌上,雙手握著雙腿成M字的分開,信雄對著那濕濡的
肉穴,展開一輪猛烈的抽送。

「啊……信雄主人……啊……好熱……噢……小穴好熱……噢……」

「主人……噢……要洩了……噢噢噢……」

「啊啊……信雄哥……雞雞好棒……噢……好大……好爽……」

「不行……老公……又要來了……美織又要洩了……啊啊啊……」

在信雄的衝刺下,美織很快的高潮洩出淫穢的汁液,但還沒射精的信雄則持
續的攻伐著美織,從廚房桌子移到流理台,再從流理台幹到客廳沙發。

美織不斷的發出淫穢的呻吟,被慾望充斥的美織,沈浸在性愛的波濤中不可
自拔,直到信雄將精液射進美織體內。

「哈……好累,信雄,想不到你網球打的這麼好。」

炎輝擦著汗笑著說。

「哪裡,打的還可以而已啦。」

信雄謙虛的說著。今天和美織姐妹以及炎輝四人來到網球場打球,杏子和美
織一樣美織穿著性感短俏的網球裙,姐妹倆人在揮拍時飛揚的裙襬,露出緊緻的
臀部曲線,引起了許多人的側眼偷看。

杏子起先感覺很侷促,起先是只想穿著運動短褲,卻在美織的堅持下換上這
件網球裙。

「嘻嘻……老公……不要這樣擦……好癢……」

看著信雄替美織擦拭汗水時有些親密的動作,杏子感覺有些吃醋。

「姐……我也幫妳擦擦……」

「美織應該還不知道吧!」杏子心裡這樣想著。

和自己妹妹的老公偷情日日撸,雖然有部份是受了慫恿默許,但看妹妹的模樣,像
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老公,我要喝飲料。」

「我去買就行了。」

杏子站起來走向遠處。

「老公,還愣著幹什麼,去幫我姊啊!」

「杏子,我跟妳一起去。」

看到美織拋個異樣的眼神,信雄略有領會的跟了上去。

「美織陛下……能……能讓我舔舔妳流汗後的腳嗎?」

看到杏子和信雄兩人遠去,炎輝顫抖的向美織提出了請求,火熱慾望的眼神
直盯著美織的小腿。


「你瘋了嗎!這裡是公眾場合。你不怕害羞我都怕丟臉。還有,要是我姊回
來了怎麼辦,真不知道我姊怎麼會嫁給你這種變態的男人。唷……你這沒用的小
陰莖這麼快就勃起了啊。」

話是這麼說,但美織的動作卻不是這麼保守,脫下運動鞋的腳掌貼在了炎輝
的胯下,隔著運動褲就開始磨蹭。

「女王說的是……我是變態的男人……喔……今天我在到女王的美腳時,我
就已經興奮了……在打球時我就好想撲到女王陛下高貴的腳,好好舔上一番……
啊……」

「我高貴的腳沒有允許是你想舔就舔的嗎?不過看在你最近聽話的份上,我
就給你這樣賞賜。」

美織刻意加重力道的在炎輝褲襠踩了踩。

「喔……謝謝陛下的賞賜……女王陛下高貴的腳不是我這卑微的奴才可以輕
易舔的……喔……女王陛下……奴才要射了……喔喔……」

在打球時看到美織美腿的炎輝,早就勃起的陰莖,在美織的撥弄下,沒幾下
就射在褲襠裡頭。

「啪!」

美織打了炎輝一個巴掌。

「沒用的傢夥……我有叫你射嗎……太放肆了!」

美織脫下了那隻替炎輝手淫的腳上襪子,丟到炎輝臉上。

「給你個懲罰,下次我看到這隻襪子時,上面要沾滿你的精液,要不然就別
來見我了……」

「是!女王陛下……」

「或許,這對變態的姊夫不算懲罰吧!」

看著炎輝一副受虐還像得賞的模樣,美織瞥了個不屑的嘴臉,眼光看向了姐
姐和丈夫消失的那端。

「要喝什麼飲料呢…?」

信雄像似看著投幣機上的飲料思考著,實際上卻是從後頭看著杏子曼妙的身
體曲線。

「我幫美織運動飲料,你說這樣可以吧……」

杏白石茉莉在线热夜2子不回頭也能感受到信雄熾熱的目光,刻意的找話題問信雄的意見。

「只要妳說好就好……」

信雄已經貼到杏子的背後,雙手環抱住杏子的腰,雄性的嗓音在杏子的耳朵
旁響起,信雄的一呼一吸杏子都能夠聽的一清二楚。

「學長……不要這樣……」

「杏子妳知道嗎……從我和妳發生關係之後,妳最常跟我說的一句話就是:
學長,不要這樣……」

信雄邊說著,邊親吻著杏子白玉般的耳垂。

「學長……」

杏子還想說話,卻被信雄翻轉過身來,霸道濕厚的嘴唇包住了杏子的軟嫩。

「妳今天穿的網球裙好性感……」

信雄的大手摟著杏子,不讓她推開,另一手則摸上杏子的屁股,享受著臀肉
的豐嫩。

「有人在看……不要這樣……」

信雄聽到杏子的話,手上收斂了不少,但仍然激情的吻上杏子柔軟的雙唇。

面對信雄的霸道,杏子只能服從,在信雄的吻技下,逐漸的沈迷。

「今天不要好嗎?我們買太久會讓被懷疑的。」

被吻的有些迷濛的杏子,忍著快要被撩起的欲望,提醒信雄。

「那明天,我去妳家,可以嗎?」

「早上來嗎?」

杏子沒有拒絕,已經有點戀上性愛的她,逐漸了接受和信雄偷情的事實。

「我幾點都沒問題,大不了推掉病人的預約……。」

眼見要求得逞的信雄,大方的放開了杏子,隨手投了幾罐飲料後,和杏子一
起回到休息的地方。

「耶∼∼買回來了……好渴喔。」

美織一見到姐姐回來,蹦跳的來到杏子身旁。

「妳阿……像是永遠長不大一樣。」

杏子用手指推了美織的額頭。

信雄已經發現了美織腳上少了襪子,在這期間肯定也發生了些什麼事。信雄
相信自己的老婆在長久的調教下不會那麼快被人征服,也就裝做沒發生過的樣子
加入聊天。

隔天早晨。

「老公……」

杏子在炎輝出門前,抱住了炎輝。

「怎麼了?」

炎輝對於杏子突來的激情,感到訝異。

「沒有……老公我愛你……我真的很愛你……」

「我也一樣愛妳……老婆……」

說完,炎輝鬆開杏子摟抱的手,輕輕的在杏子額頭吻了一下後,出門上班去
了。

「信雄,我走不動了,不要在走下去了好不好?」

在人來人往的街頭,杏子穿著細肩帶低胸的洋裝,雙手提著購物袋,雪白修
長的雙腿顫抖的夾緊。

「我們才逛街一個小時,女人不是最喜歡逛街的嗎?」

「噢……又來了……」

要是有個色狼瞪大眼睛看著杏子的美腿,便會發現杏子的大腿內側有一道不
像汗水的晶瑩液體滑落。

信雄得意的看著杏子此刻的媚態。在炎輝上班沒多久信雄便來到了杏子的家
裡,拿出一套細肩帶低胸洋裝給杏子,並取出情趣跳蛋要求杏子戴上。

「我不要穿這樣上街……」

杏子曾經這樣拒絕。

「我為什麼會答應這樣的要求……好丟臉……那個人為什麼一直看著我的大
腿……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每當有路人的目光看到杏子時,杏子便會疑神疑鬼的猜測著。

跳蛋不斷的在陰道裡面震動,信雄禁止她穿內褲。因為怕掉出陰道,只能緊
緊的夾著,這樣一來快感肯定更為強烈,杏子忍著高潮的快感,艱難的走著。她
已經不知道在這熟悉的買菜道路上,高潮了幾次。

「信雄哥……我真的受不了了,再走下去會掉出來的。」

杏子感覺到自己快撐不住,跳蛋就要掉出陰道,到那時路人肯定都會看到淫
蕩的模樣,想到路人可能投來的異樣鄙夷的眼光,杏子就快要崩潰。

信雄看杏子也差不多到了極限,他愛看的是杏子強裝著端莊忍耐著性慾卻又
興奮的高潮模樣,而不是將赤裸裸的將淫態公諸在大眾面前,杏子的美和淫蕩都
只能屬於他一個人。信雄伸進口袋關掉了跳蛋的開關。

就當杏子鬆了口氣時,一陣大風吹來。

「不……不要……」

杏子沒有辦法用手遮掩,原本就很短的裙襬被風一吹,肯定有許多人看到了
裙底下的春光。

「放心……我不會和別人分享妳的淫蕩……妳只屬於我一個人。」

信雄將它摟抱在懷裡,雙手捂上杏子的臀部,掩蓋住了飛揚起來的裙襬,大
手理所當然的揉著杏子的臀肉。

「你這可惡的惡魔……」

好不容易回到大樓,信雄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走樓梯,剛剛的路程要用樓梯補回來……」

杏子住的樓層是九樓,不過杏子沒有拒絕的權力。

當杏子踏上第一階時,陰道裡的跳蛋又開始了他機械的震動。

「噢……」

信雄刻意走在杏子後頭,上了階梯的杏子裙襬遮不住春光,渾圓的臀瓣隨著
走動左右扭擺,夾緊的大腿內側明顯看到一片晶瑩。

「杏子,從後面看妳的屁股好美,扭動起來好騷,一點也不像個端莊聖潔的
婦女呢……」

「還說……還不是學長……害的……噫……」

杏子把一切都歸咎於信雄,走樓梯帶來的快感遠比平地上來的強烈,杏子的
腳越走越艱難,樓梯的地板上依稀可看的到滴落下來的興奮愛液。

杏子走到九樓時已經必須扶著樓梯才能繼續往上走,大腿間的液體也越來越
濕潤。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