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第一夜•聖潔人妻•性戲沈淪 [8/11] – 手机在线看片视941novel修正版

633porn.us
「終於走到了呢……」

信雄就在樓梯間將杏子推在牆壁上,拉開拉鍊掏出陰莖直插進杏子豐腴的大
腿間,雙手撫摸著杏子翹美的肉臀。

「不要在這……我們先……進門……」

「這裡才刺激……才夠興奮……不是嗎……妳看妳下面這麼濕……是不是偷
尿尿……」

「不是……不要……壞蛋……」

「夾緊它。」

信雄命令杏子夾緊大腿,好讓抽動的動作能得到更好的快感。

大腿間傳來信雄的陽物的火熱一抽一動,杏子感覺到自己情慾的飢渴就快要
壓抑不住,僅存的理智告訴自己不應該在樓梯間進行。

信雄雙唇吻上了杏子,男性的氣息霸道的侵犯杏子的理智,衝擊著她最後的
一道防線。

「嗯……哼……」

杏子的情慾如爆破的壓力鍋般噴發,雙手的購物袋扔到了地上,摟住信雄的
脖子火熱的回應著,甘美的舌頭竄進了信雄的大口,像發情的淫蛇般和信雄的舌
頭糾纏在一起,深深的濕吻發出了淫媚的喘息聲。

陰莖在柔軟的大腿肉上磨蹭,信雄感受著杏子肌膚的嫩滑,昂挺的龜頭在一
抽一送間,幾次滑動的碰觸到杏子的膣口,甚至碰到杏子敏感異常的菊門,卻怎
麼也沒打算插入。

「學長……信雄哥……嗯……」

杏子扭動著豐臀,幾次想讓信雄的龜頭能順利進入,卻遭到了信雄的閃躲,
甚至連跳蛋都被信雄關去了震動。杏子感覺到情慾被撩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

「怎麼了……」

「我……我想要……」

杏子難受的開口說出羞恥的話,下體的空虛已經顧不得身在何處,只感覺需
要信雄的侵犯。

已經面對已經唾手可得的杏子,信雄卻波多野结衣神奇女侠3放開了杏子,將陰莖塞回褲襠裡,替
杏子拿起地上的購物袋說:

「這裡是樓梯間,我們進屋吧。」

以彼之道,還彼之身。杏子害羞拒絕的原因最後成了信雄停下來的藉口。當
兩人進屋後門一關上,信雄便感覺到背後被人砸了一下。

「你好過份……你欺負我……」

「怎麼了?」

「你明明知道的……」

杏子緊咬著雙唇,情不自禁的撲到信雄的懷裡,給了頓哀羞的粉拳。

「啊……已經中午了啊……我們該吃午飯了。」

杏子見信雄往廚房走去,拉住了信雄的手。信雄回頭看著杏子,杏子緊抿著
雙唇一臉哀怨的搖了搖頭。

「那妳說現在該做什麼呢?」

杏子低著頭猶豫了很久,緩緩的蹲下身來,將信雄的皮帶解開,拉開拉鍊連
內褲一塊脫下。

「這裡可是玄關喔……」

杏子沒有理會信雄的「善意提醒」,看著那半硬的陰莖,害羞的張開性感的
香唇,將黝黑的龜頭含進嘴裡。

「妳的技巧越來越成熟了呢……喔……連舌頭都越來越會舔了……」

陰莖上夾雜著方才沾溼的淫液,杏子已經不在意了,腥濃的雄性氣息讓杏子
迷失了自己,性慾中夾雜著食慾,貪婪的吸吮著信雄的陰莖,渴望能將那白濁的
液體給汲取出來。

「如果這時候炎輝回來……肯定很有趣吧……」

提到了丈夫,杏子停下了口交,擡頭看著信雄。

「你這淫棍……惡魔……壞蛋……變態……」

「怎麼樣?」

信雄邪笑著問著杏子,雙手將杏子扶了起來。

「我恨你……我討厭你……」

杏子嘴上這麼說著,可身子卻往信雄的身上傾斜,兩人倒在地上。

「怎麼的恨法……」

「我恨你……你是惡魔……」

杏子雙腿分開,輕勾著信雄的腰部,隨時準備承受信雄的衝刺。龜頭就抵在
杏子的穴口,只要輕輕一推,便能進入那濕濡的美穴,卻在穴口磨阿磨的,繼續
折磨著杏子,依舊沒有深入的打算。

「我這麼邪惡啊……」

「信雄哥……好學長……給我……我想要……」

杏子羞恥的主動開口哀求,美臀扭動著想將信雄的陰莖吞沒。

「那麼……我就再邪惡一點……真的想要的話……就自己動吧……」

信雄一個翻身,躺在地上。杏子的身子頓然一空。

杏子沒有嘗試過騎乘位,但肉體的情慾驅使著她帶著羞怯,雙膝跨跪在信雄
身上,羞恥的正要去扶信雄的陰莖,卻被信雄一把抓住阻止。

「我是不是變態到了極點……」

陰莖就在身下,杏子就像前頭吊著胡蘿蔔的馬,怎麼也吃不到的難受。

「是…」

「那妳是不是喜歡這樣的我……」

「不要再問了…我想要啊……」

信雄刻意的聳動腰臀,硬挺的陰莖在杏子的下體撥搔著,更讓杏子心癢難耐
。信雄感覺折磨夠了,才鬆開了阻止杏子的手,杏子激情的握著陰莖害羞的坐了
下去。

「噢……」

當陰莖充斥杏子體內,火熱飽滿的感覺讓杏子發出了歡愉的呻吟聲。

杏子的雙手撐在信雄的腹部,胸部被雙臂夾的更顯飽滿,裙襬遮住了交合的
部位,臉上的表情興奮而又哀羞,信雄不用眼睛看也能感受到股間有股熱流逐漸
沾濕陰囊。

……噫……」

信雄伸出手撩起杏子的裙襬,只見杏子濃密的陰毛緊貼著自己的腹部一前一
後的扭動,陰唇磨蹭著鼠膝部,情慾的淫汁從裡頭流出,自己的胯間被弄得濕濡
濡的。

「杏子……現在的妳好淫蕩喔……下面留了那麼多水……」

「噢……你壞……我讓你壞……啊……」

杏子哀羞的揮舞著拳頭,力道卻毫無說服力,撒嬌多過了抗議。杏子彎下了
身,肉臀卻仍緊挨著信雄的身體,前後小幅的扭動。

「噫……再深點……噢噢……啊……」

越來越沈浸在情慾的杏子,開口主動要求信雄給予更猛烈的性愛,信雄也向
上猛力的聳動臀部,啪啪作響。猛力挺送一陣後,信雄將身子撐了起來。

「這下子舒服了吧……我的肉棒是不是又大又硬……」

「是……」

撐起後的信雄並沒有聳動腰部,抽送的速度頓然緩慢了下來。杏子經過剛剛
那陣快而強烈的衝擊後,情慾的火稍微得到了紓解。

「是什麼……?」

「學長的……那裡……又大又硬……」

杏子知道信雄又要逼自己說些羞恥的話,但性器的名稱杏子怎麼也說不出口
,光是承認信雄的性器特徵已經讓杏子臉紅心跳。

「弄得很舒服吧……這下子還會不會慾求不滿呢……」

信雄的手掌握上了杏子渾圓的臀部,搓揉的有著人妻般成熟少女般嫩滑的臀
肉,邊推送著。

「嗯……噫……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我,我已經改變了……都是你害的……
啊噢……」

「可我還是如此的愛妳呢……炎輝也是一樣的吧……」

「……現在不要提他……啊噢……」

「妳現在下面又濕又緊……看來妳的體內真的流著淫亂的血液呢……」

「這……都是你害的……信雄學長要負責……」

「妳要我怎麼負責啊……」

「我要……要……嗯嗯……」


杏子終究還是說不出那樣下流羞恥的話,她火熱性感的雙唇貼上信雄,用激
情的熱吻來作為答案。信雄的大手搓揉著杏子的美臀,推送著杏子一上一下,吞
吐著粗硬的肉棒。

「來……把這礙事的衣服脫掉……」

衣服已經顯得礙事,兩人的衣服很快的就在互相的激情下被扔到了一旁。

「囌囌……杏子妳的奶怎麼吃都吃不膩……囌囌……」

信雄的大手順著細滑的背部往上滑到杏子豐滿的乳房,一邊搓揉大嘴貪婪的
含上甘美的乳頭,一啜一啜的吸吮著。

「嗯……啊噢……」

杏子仰起了頭,及肩的長髮如飛瀑般飛散在空氣中,粉嫩的脖頸細滑雪白,
信雄也沒放過的親吻著。

杏子的身子向後仰,一隻手勾在信雄的肩膀上,另一隻撐在信雄的小腿上,
性感的腰臀前後激情的扭動。

「杏子……不要只有前後……還可以左右劃圈……」

信雄教導著杏子騎乘的技巧,杏子照著信雄的話去做,陰莖在左右扭動的過
程中,翻攪的更為厲害,刮了陰道內壁一陣陣強烈的酥麻,更不時的去碰觸到最
敏感的G點。

「啊啊……好麻……好酥……噢噢……」

「囌……嘖……杏子的奶子也好香……好甜……囌囌……」

「啊……信雄哥……要到了……啊啊……要洩了……」

累積已久的快感終於在這一刻爆發,將杏子推上了高潮。

信雄將杏子的身子放在地板上,將杏子的雙腿扛到肩上,雙手撐地,像杵年
糕般搗著杏子嬌嫩的陰部。

「啊啊啊……好深……好厲害……不行……這樣太舒服了……啊啊啊……」

杏子激情的浪叫著,肉棒將陰道刮弄得強烈酥爽,龜頭撞擊敏感脆弱的子宮
口,更讓杏子難以忍受,陰莖就像毒蛇一般,將超過好幾倍的獵物給吞沒,讓杏
子墜落到性慾的蛇腹裡耽浸。

「學長……我又要來了……噢噢……又要丟了……啊啊啊……」

「炎輝要是看到這樣的妳……不知道他會怎麼想……」

「啊啊……我不知道……」

「說不定他會很興奮呢………!」

「不要說了……啊……好深……太厲害了……學長……老公……啊啊……」

官能的快感使杏子腦中一片混沌,快感的電流在全身竄流著,身體的每一吋
肌膚都被充分的愛撫,炎輝單調的性愛已經讓杏子感到乏味,對情慾的屈服和需
求淩駕了道德,現在的杏子只想在信雄的淫弄下享受著極樂的高潮。

「妳喜歡被我幹還是被炎輝幹啊……?」

「……噢……啊噢……」

「我比較「能幹」還是炎輝……」

「……啊噢……不要問了……」

「說……我要聽……」

「啊啊啊……好厲害……太猛了……不行……好深……噢……我…我說……
是……信雄哥……」

杏子雙手捂著通紅的臉,羞恥的承認了丈夫的無能。信雄興奮的讓杏子站起
來。

「啊……」

信雄從背後抱著杏子的肉臀,站立的姿勢從後頭插入。

「我們邊幹邊走到餐桌上好不好……」

「啊……好……啊啊……」

杏子每走一步,信雄便往前頂一下,肉棒在緊縮的陰道上摩擦,比起跳蛋的
振動還要來的有快感。才剛高潮不久的膣穴汁水淋漓,在信雄的抽送下,每一步
都滴下了一攤淫蕩的水漬。平常十來步的距離,杏子卻花了兩分鐘才走到。

「啊啊……好用力……啊……啊啊……」

到了餐桌,杏子有些癱軟的趴在桌上,後頭信雄抽送的動作卻停了下來。

「說……信雄老公幹的我的肉穴好爽……」

「不要再讓我說那種丟臉的話了……」

信雄仍然不動作,龜頭停留在杏子的陰道內一動也不動。

杏子情趣正是高漲,蛇腰性感的扭動,主動汲取著那甘美的性感。儘管杏子
此刻的媚態讓信雄就快忍不住的奮力挺送,但他強忍著慾望將陰莖退出只留龜頭
在陰道前端。

「噢……信雄老公……啊啊……的……好舒服……我說了……給我……」

杏子看到信雄如此堅決,屈服的說出羞恥的淫話。

「說清楚……不然我就不幹了……」

信雄更進一步的要求杏子將話說的更直白。

「……信雄老公……幹的我的肉穴好爽……我說了我說完了……高興了……
你這惡魔……就愛欺負我……你不愛我……嗚嗚嗚……」

杏子第一次說出直白下流的淫話,感覺下賤丟臉的同時心中更是為自己屈服
在情慾下不斷失去自我感到氣苦,哀怨咆哮的向信雄喊著。信雄卻以行動來回應
杏子激動的情緒。陰莖猛力的杵進蜜穴深處,一手將杏子的頭捧回身,雙唇吻上
杏子激動顫抖的雙唇。

「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平日的端莊聖潔……但更愛妳現在淫蕩的模
樣……妳能說出這樣的淫話我好高興……這代表妳對我的愛已經超越了一切……
杏子……我愛妳……」

經過了幾次的調教,杏子終於能說出下流的淫話,信雄心中滿是得意,陰莖
的抽動也跟著更為暢快。

「噢……啊……學長……我也愛你……又來了……要丟了……噢噢噢……」

信雄感覺到杏子的陰道異常的緊膣,子宮奔流出的淫水也比往常還要來的洶
湧,信雄將肉棒退了出來,只見汩汩的淫水像撒尿般噴出,杏子在淫話的羞恥刺
激下,興奮的潮吹了。

「杏子……妳潮吹了……妳因為說出淫話而興奮的潮吹呢……囌囌……」

信雄讓杏子躺在餐桌上,雙腿M字的打開,潮吹後恥穴濕濡濡的,濃厚的陰
毛滿是晶瑩地水珠。

「好騷的味道……這裡是炎輝坐的位子吧……如果他知道這裡被妳的淫水弄
濕過……會有什麼反應呢?」

信雄頭貼上了杏子的陰戶,賣力的用舌頭和手指侵犯的杏子的蜜壺。

「啊啊……不要摳了……啊啊啊……又丟了……要死了……啊啊啊……」

充血敏感的陰戶不斷的受到刺激,快感淹沒了杏子的腦海,身體肌肉緊繃的
痙攣顫抖,雙手緊緊的抓住床單,承受著一波波的性感。

隨著信雄的摳弄,淫水像噴泉般再次噴出,信雄張著嘴盡數的吞喝下肚。

「咂咂……真好喝……」

信雄滿意的抹了抹嘴,看著杏子興奮的失神,便不再將陰莖插進仍不斷收縮
高潮的蜜壺,併攏杏子修長且性感豐腴的美腿,將自己的陰莖夾在中間,快速的
抽送,讓精液噴發在杏子的肚臍、蛇腰、和茂密的陰毛上。白濁的精液在沾滿淫
液的陰毛穿越之决红尘上,更顯激情後的淫糜。

杏子從高潮的餘韻中幽幽轉醒時,感覺到下體沾上了一些東西,慵懶性感的
撐起上身。

「學長……你在幹什麼……?」

杏子看到自己的陰戶上沾滿了刮鬍泡。

「杏子……我要在妳滿分的肉體上在加上幾分……替妳修整陰毛……」

信雄手上拿起刮鬍刀,就要往杏子的陰戶上靠。

「不行……這樣會被炎輝發現的!」

杏子身子害怕的往後退,要是被老公發現陰毛變了,肯定會出大事的。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